蟹类饲料

产品中心

从泥瓦匠到身家百亿还原你一个真实的钟睒(shan)睒

发布时间: 2024-04-02 23:55:51 作者: 蟹类饲料

  1954年,钟睒睒出生在杭州的一个书香门第。但上到小学五年级时,“文革”爆发了,由于其祖父钟子逸,曾是北伐时期诸暨第一个党支部的书记,不过因其有一段的经历,在“文革”时却成了整个家庭的负担。钟睒睒的父母因此而被打成,从省城下放到老家绍兴诸暨。当时还在读小学五年级钟睒睒就被迫辍学了,辍学后的钟睒睒,跟着相邻去了嘉兴当起了泥瓦匠,还干过木工。不过,据他少年时的好友作家梅芷回忆,钟睒睒父母都是非常正直的知识分子。他还认为钟睒睒母亲完全是受小人陷害。是否确有此事?已无从查究。不过,家庭的突然变故,打断了钟睒睒的求学经历。使他从一个正当上学啃书本的学生,转型拿起了灰刀与板砖。

  钟曾经的邻居作家梅芷曾博客撰文回忆道:1977年,高考恢复。时年23岁的钟睒睒推掉泥瓦匠的工作回家,宣布要跟妹妹一起参加高考。当时大家都感到很意外。“你一个小学五年级的水平,突然要参加高考”?在众人迟疑不解的眼神下,睒睒就不信邪,不屈不挠地啃起硬骨头来。“他手捧一杯热茶,披着件旧大衣,趿着双破棉鞋,踢踢踏踏地上我这里跑一圈,有时为探讨某个难题,有时什么也不为,就那么转一下,调剂调剂紧绷的神经。”他的好友梅芷回忆说。

  就在连最基础的代数知识都不懂的条件下,钟睒睒依然坚持参加高考,而且连续考了两年,但每年都以二十多分的差距名落孙山。实在是不容易,就这样,钟睒睒还是错过了踏上大学校园的机会。

  两次高考失利后,钟睒睒只得听从父母的建议,上了电大。毕业后已是而立之年的他,成为了浙江日报社的一名农村部记者。进报社不到一年,1985年初,钟睒睒便因《洪孟学为啥出走?》的人才流动问题报道而成为当时浙江日报农村部的新星。初显头角之后,他兢兢业业的在这一岗位上干了5年,几乎跑遍了浙江八十多个县市,采访过500多位企业家。“

  这段记者的工作历程也让他收获颇丰。熟悉钟睒睒的人称,现在钟睒睒的很多亲密朋友都是当年他在记者岗位上认识的。甚至他当年的采访对象洪孟学,在乡镇企业愉快地干了几年以后,当初下海到海南与他不期而遇,随后一起开发龟鳖丸,成了养生堂的一员干将,一直担任着养生堂的总工程师一职。所以钟睒睒至今还称自己怀有“浙江日报情结”。

  1988年,国家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一股海南淘金热涌起。见到《浙江日报》的三个版面都在报道海南经济特区,钟睒睒动心了,他决定停薪留职,很快加入了南下的淘金大军。

  来到海南以后,钟睒睒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在海南创办中国的第一份私营报纸,他连名字都想好了,叫《太平洋邮报》。不过,书生的文人情怀终究是被冷酷的政策现实击溃。于是他转而开启一个更加务实的农业项目:养蘑菇。因为海南的天气潮湿闷热,蘑菇理应像雨后春笋一样繁荣,但偏偏中午有一段时间特别干燥,蘑菇的嫩尖刚抽出来,一个中午就马上干枯。养蘑菇非但没有让钟睒睒掘到第一桶金,反而败光了他的所有投资。

  1991年,钟睒睒转而成为娃哈哈口服液广西和海南两地的总代理商。当时,海南代理有很多优惠价格,结果他把货拉到湛江,就地高价销售。现在把这种行为叫做“窜货”。钟睒睒的“窜货”事件,令娃哈哈老板宗庆后很是不悦。很快,钟睒睒就丢掉了这一代理职位。不过,这次经历也让钟睒睒意识到了饮料行业的高利润,为他后来创立农夫山泉埋下了伏笔。

  诸事不顺的钟睒睒,一次偶然的外出考察机会,让他敏锐地发现龟鳖丸的生意。当时海南流行吃一种龟鳖煲制的养生汤,他迅速的抓住这一商机,于1993年10月设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开发出了“养生堂龟鳖丸”。这种超低温粉碎工艺制作的龟鳖丸面市有,就一炮走红。卖龟鳖丸的生意使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也成了创立农夫山泉的前身——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的原始资金。

  从一个无畏下海的农村记者摇身变为开公司的成功商人,钟睒睒也是改革开放之初那些转出体制内,“玩弄”市场经济风口时代弄潮儿的一个缩影。

  1996年9月,久别重逢后,钟睒睒回到故乡,并在省会杭州成立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1997年。市场上出现了一种红色瓶盖的饮用水——农夫山泉。当过多年记者的钟睒睒亲自提笔写下了农夫山泉的第一个广告语“农夫山泉有点甜”。随后,这句简单易记的广告语随着电视走进了中国的千家万户。

  1999年,农夫山泉发现纯净水对人体无益,随后它自己宣布“不再生产纯净水,转而全部生产天然水”,为此,钟睒睒又写下了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句广告词更是简单明了的将农夫山泉与其他生产纯净水的厂家明显区分开来,可见钟睒睒不仅文采出众,消费洞察力更是一枝独秀。

  2001年,钟睒睒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改名“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农夫”是一个极其本色与接地气的词汇,大家一听到就会联想起山青水绿的田园环境,比原来的名字更能反映出农夫山泉“天然、健康”的产品理念。

  2003年,农夫山泉推出“农夫果园”系列混合果汁饮料,钟睒睒创作的“喝前,摇一摇”成为了广告亮点。……

  钟在农夫山泉,还有他旗下的其品牌,创作的产品名、广告词不胜枚举,细数下来,毫无疑问这是都是出自一位才华横溢的广告大师之手。有下属夸他“很有点儒家文人的抱负,有时聊着聊着就会热泪盈眶”。这是多么细腻与感性的人才会做出的举动。有人戏称,如果不是卖水,钟睒睒或许会成为中国的大卫奥格威。

  钟睒睒不仅广告做的好,他更看重打磨产品本身的品质。他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广告做得好就可以把东西卖出去,产品本身决定了它能不能卖。他们以为产品是可以炒作出来的,你想,我没有千岛湖的水我能做成农夫山泉吗?”

  在大多数同行们依旧为低利润厮杀时,农夫山泉已经通过工艺和创新,来提升产品的附值。他曾说:“领导人的谈判桌前放塑料瓶装水简直就是行业的耻辱!”然后,在举世瞩目的G20峰会上,钟睒睒把高端玻璃瓶装水,摆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桌前。农夫山泉确实做出了很漂亮的产品,并且赢得了有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Pentawards评选的年度设计铂金奖。

  钟睒睒此时措辞强硬,声称:国家质检总局再次检测后根据结果得出,全部的产品均符合规定标准。这是有人在幕后操纵”。宿敌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此时也站出来声援钟睒睒,看起来的确像一场同行抹黑的恶性竞争。事件的结局是,钟睒睒的带领农夫山泉人取得了完胜,海口市工商局主要领导随即更换。

  2013年钟睒睒惹上了更大的麻烦。2013年3月初,农夫山泉被媒体曝光瓶装水中有黑色悬浮物,农夫山泉后来澄清说,是矿物盐的析出。2013年4月以来,在27天的时间里《京华时报》 创造了“一家媒体批评一个企业”的记录:67个版面,78篇报道,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向农夫山泉的“标准门”事件开炮,称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引发了不少市民对饮用水问题的强烈担忧。

  农夫山泉通过官方微博反驳,称京华时报报道有失公正。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指责对方。强硬的钟睒睒甚至在对质的新闻发布会中当场宣布退出北京桶装水市场。随后,农夫山泉撤出北京市场,双方互相起诉,将纠纷闹上法庭。这次事件给农夫山泉造成的舆论伤害与经济损失是巨大的。但,钟睒睒,从始至终都没低过头,认过错。他真是一个战士。

  业界给钟睒睒的外号是“独狼”。因为其常常因为打破一些人们长期以来视为真理的“游戏规则”,显得很另类。但钟睒睒并未觉得有负担、有压力,反而乐此不疲。据悉,他从不参加企业家协会,绝少有企业家朋友,不参加政协、人大,几乎不陪政府的官员吃饭,报纸上,也基本上没有个人的报道。他对自己的孤傲和自负毫不掩饰:“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这种性格或许与小时候的家庭不公遭遇有关,并在他看似无望的两次高考中都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但性格毕竟是性格,作为一家中国最大的卖水公司的掌舵者,提供好的产品才是其最大的责任与使命。商界人士分析,农夫山泉不上市的策略多多少少都与钟睒睒这种“独狼”的性格有关系。据养生堂有限公司控股公司万泰生物招股书呈现的信息数据显示,钟睒睒“养生堂家族”的股权架构,也显露出“一股独大”的特征。养生堂有限公司是核心的控股型平台公司,钟睒睒个人持股98.38%,并通过其全资控股的杭州友福持有1.62%股权,系100%控股。农夫山泉方面,大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持股65.52%,钟睒睒个人持股13.99%,合计持股票比例达79.51%。农夫山泉是一家钟睒睒绝对控股的巨型饮品公司。

  除了“独狼”之外,钟睒睒的另一个明显标签是“低调”。尽管拥有农夫山泉高调而响亮的品牌,但钟睒睒素来低调,从未登陆过各类富豪榜。他极少接受各个媒体采访,并称媒体时常会扭曲自己的语言。他还拿华为任正非举例说:任正非从来都不说。为什么任正非不说?他不是不想说,因为很多时候说的都是误解,报道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你说出来的东西,因为你不理解。不是我不想出来采访,我因害怕被曲解,而且真正的沉下来研究的企业家我想他们是不想多说的。

  自2013年“标准门”之后,钟睒睒又隐退在公众视野中。低调的风格,使得他成为了大众眼中最神秘的公司掌舵人。

为中国水产养殖业提供优质 · 绿色 · 健康的动物饲料

以标准化生产为手段,不断规范企业管理,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提升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服务的能力,打造企业形象,树立强势品牌,为里下河地区健康养殖和开发渔业资源发挥更大的模范带头作用

立即咨询

©2021 开运云/体育app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2021016216号 网站地图